第一千八一二章 牛羊肉馆(加更)

作者:道门老九 福利彩票中奖规则 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
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vvsxf.com.cn/shu/128806/48898184.html
文章摘要:第一千八一二章 牛羊肉馆(加更),攻击范围蔬菜汤中均,抚今思昔不知端倪北大西洋。

推荐阅读:一号红人最强狂兵侯府商女征服游戏:野性小妻难驯服蜜爱100分:不良鲜妻有点甜天价宠儿:总裁的新妻妻在上少帅你老婆又跑了

福利彩票中奖规则 WWW.630BOOK.LA ,最快更新阴间商人最新章节!

    崖门镇,是广东江门市的一个小镇,是一个出海口,同时也是潮汐涨退的唯一口子,如果不是来做事儿,在这样的小镇待上几天也是不错的选择。

    路上武平将情况更详细的说了一遍,我和李麻子听的面面相觑,这次事情不仅要办,而且要办的隐秘,不能引起任何社会舆论。

    我笑呵呵的告诉他们,会不会引起社会舆论要看这件事的严重程度,万一到后面闹大了,那也不是我们能控制的!

    何承达倒是表示了解,但他还是希望我们尽量在神不知鬼不觉的情况下解决这次的事件。

    “到了地方看看再说吧。”我看着车窗外,这时候不适合和他们争辩什么,连地方都没到,到底是个什么情况也只是听他们俩个转述。

    何承达见我这样,也明白我是不想在这个问题上多做纠缠,于是也不再说话,车里的气氛闷了起来。好在路程还远我便以睡觉为借口开始闭目养神,李麻子倒是没心没肺的,还没说几句就已经睡着了,说是他昨天晚上没睡好。

    我看着他眼底一圈的黑眼圈没好意思说他,这段时间我一直接生意,李麻子很少帮忙,也不知道他在做什么,看起来比我这个刚回来的人还要累。

    接下来的路程我和武平换着开车,在天擦黑的时候进了广东省,开了又两三个小时候才到了崖门镇所属的市区——江门市。

    “在这里休息一会儿吃个饭再走吧。”武平将车子开下高速,往市区开去。

    我们自然没什么意见,这一天也就在路上停了两个服务站,吃下去的饭菜早就消化完了,一听有吃的我们眼睛都亮了起来。

    最后我们停在市区一家广东菜馆前面,四个人进了店也没什么心思看着菜单慢慢选,只让服务员捡着店里的招牌来了四五样。

    毕竟吃完饭还是要重新上路的,虽说可以休息一下,但是看何承达的脸色我们也知道不能太过。

    这个点菜馆里的人不少,武平催了好几次菜才被端了上来,四个人捧着饭碗狼吞虎咽没一会儿几样菜就见了底。

    “行了,走吧。”何承达率先站了起来往外走去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就在何承达经过一四人桌的时候,上面坐着的一个五大三粗的男人突然发出了惨叫,整个身子弹起来撞向何承达。

    何承达吓了一跳伸手就去推,我却一把拉住他往后退了一步。

    这人一边跑一边哇哇叫着,和他同桌的另外三个人手忙脚乱的要去抓他,却被他推开。菜馆里很快便一片混乱,我示意李麻子看好何承达他们,跟着其他人跑上去看。

    “啊,救我,快救我……”这人扭着腰似乎在躲避什么,一口生硬的普通话显得有些怪异。

    我眼睛一跳,迅速的冲了上去,要是我没看错,刚刚他的腰部似乎被什么东西抽了一下……

    就在我冲到近前的时候,同桌的三个人终于将他按在地上,而他扭来扭去依旧在哇哇大叫。

    啪……

    轻微的声音传来,我猛然上前掀起男人的衣服,只见腰间红彤彤的一片,明显是刚伤的。

    我趁着众人不注意打了个指诀,男人慢慢停止了吼叫,随后哆哆嗦嗦的爬起来惊恐的拉着同伴的手说他被打了。

    这时候何承达他们也跟了过来,我看向何承达,冲他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他的脸色瞬间变了,慌忙上前查看了一下男人的伤势,随后严肃的看着我,那样子明显是在告诉我这的确就是他们正在调查的案子!

    我苦恼的按了按脑袋,这还没到地方就遇到了这档子事儿,可见情况的严峻程度。

    男人还在惊恐的诉说着什么,周围的人也一脸恐慌,这事儿毕竟是在众目睽睽之下发生的,想要隐瞒估计难上加难。

    我看向武平,他不愧是做秘书的,上前将围着男人的众人拨开,笑呵呵的道:“这位先生您好,我这朋友是做医生的,你需不需要他帮忙看一下?”

    我看武平将我推了出来,连忙摆出一副清高的医生模样。

    男人警惕的看了看我们几个,随后摇了摇头,用不大熟练的汉语道:“不、不用了,没事。”

    说着他就要和朋友结账出门,我对武平使了个眼色,他点了点头悄无声息的跟了出去。

    大约半个小时后武平回来了,告诉我们男人回了离这不远的一处农民房,他打听了一下,男人叫阿多,是这里的住户,平常靠卖牛羊肉为生。

    “也是蒙古族的?”何承达脸色不大好。

    武平嗯了一声随后看向我:“张先生,看来我们要推迟去崖门镇的时间了,至少得先将这里的事情摆平,不能让事态扩大!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我当然没什么意见,去崖门镇也是了解情况,现在有个活生生的例子在眼前用来了解情况也是一样的。

    武平动作很快,迅速的在农民房附近找了个宾馆开了两间房,四人住进去后发现我和李麻子的房间正对着那一处农民房的大门,而何承达两个人的则稍微偏了一些。

    武平指着那处大门道:“你看那牛羊肉的馆子就是阿多的,他平时和老婆孩子住在二楼。”

    我点了点头,这种外来户租下两层,一层做生意一层住人的格局很常见,一来是省的来回奔波,二来一起租房租也会划算一些。

    看起来阿多的牛羊馆应该是卖生牛羊肉为主,外面有烤架但是看那架势应该不像是常烤的。果然我这想法刚落,武平就开始介绍,说原本阿多也想卖烤牛羊肉,奈何他的手艺不是很好,竞争也大,他索性就卖生的,价格稍微便宜一些客户倒是也多,毕竟广东这边很多人都是乐意自己下厨搞点吃的。

    “今天晚上要是没有动静,明天就继续去崖门镇。”何承达扫了一下牛羊肉馆子,转身便去了自己的房间。

    武平看了看他的背影有些欲言又止,我拍了拍他的肩膀说何承达考虑的也不错,虽说控制住这里的事态也重要,但崖门镇才是这次事件的起源,所以在江门耽误太多的时间是不划算的。

    “我当然知道。”武平苦笑着道:“就是这次的事儿太棘手了!接了这个案子后组长就这幅样子,我是怕他将自己给憋坏了。”

    搞了半天人家是秘书关心自己上司的身体,我撇了撇嘴让武平也赶紧回去休息,今天晚上我至少要守个大半夜的,所以作为另外一个司机,他必须要保证体力。

    武平知道自己守在这里也没用,所以也没有推辞,跟何承达前后脚的回了他们的房间。

    李麻子见他们已经回房,这才有些慌张的道:“张家小哥,刚刚你看见了吧?那人被打的确实莫名其妙的。可是我竟然没有感觉到阴气。”

    这也是我觉得奇怪的地方,按理来说阴灵在我眼皮子底下作祟,那一股阴气也逃不了我的眼睛,而且我明明看到了那像是鞭子的东西,可是一个晃眼就不见了,搞的我现在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眼花了。

    李麻子见我久久没有回应,奇怪的推了推我,我只好摇了摇头说现在也看不准,只看今天晚上有没有事再说。

    见我这幅样子李麻子也只好耸了耸肩,随后拖了把椅子坐在窗户边盯着牛羊肉馆:“今天不是周末吗?他竟然不开张,自己跑去吃饭了?”

    “你傻啊,像他这样卖生牛羊肉的走的都是熟客,一般都会提前预约好,他第二天给送就行了,散客赚不到什么钱,他当然不在意了。”

    李麻子哦了一声,又从包里摸出一袋零食边吃便看着窗外,悠闲的就像在家中看电视一般。我被他的动作搞的一阵无语,敢情这人真将这次的事情当成是度假了?

    不过有他看着我倒是省事不少,让他有情况喊我一声,我便躺在床上休息。

    还别说这小轿车时间坐长了,浑身都和散了架一样,直到躺下我才舒服的叹了口气,觉得活了过来。

    估计是太累了,刚躺下没一会我就睡着了……

    “小哥你倒是快醒醒!”不知道睡了多久,我被李麻子用力的推醒,我揉了揉眼睛还有些迷糊,就见李麻子一副出了大事的样子。

    我一个激灵从床上爬起来,一边问他出了什么事,一边往窗户外看去。

    这一看我就傻眼了,难不成这就是李麻子说的出事?

    窗户对面的牛羊肉馆门开着,名为阿多的男人正在处理一头刚宰的牛,身边还摆着一只鼓鼓的黑色大塑料袋,虽然场面有些血腥,但也不至于让李麻子这么惊慌失措吧?

    李麻子呼了口气和我一起凑在窗户旁边:“你仔细看看。”

    听了他的话我狐疑的看了过去,只见阿多割出一部分牛肉,然后再从一旁的大塑料袋里捞出一块牛肉,双手一混便混在了一起……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福利彩票中奖规则: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